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其樂無窮

October 31, 2012

T,大姐

你應快快信上帝, 將來留在天堂不用下凡. 或修練成仙, 佛,不用投胎人世. 或蓄生道.

哈哈

我則會以我不入地獄, 誰入地獄之慈悲大勇心, 重回人間.

與天(上帝, 阿拉) 鬥, 與地(中共)鬥, 其樂無窮, 掃除天上人間一切專制獨裁的牛鬼蛇神. 朝天厥.

共勉之

半立山人

………………………………………………………………………………………………………………

如果世界真係有一日由中國共產黨統治,我不是來生不做中國人,而是來生連人都唔想做,更加唔會做動物,因為唔知的共產黨人將我如何處置去餵的乜?吾聞中共而膽喪!

T

Advertisements

愛爾蘭人的歡笑與淚影.

October 14, 2012

愛爾蘭人向來給人有樂天知命, 隨遇而安, 嘻嘻哈哈過日子的印象, 所以有Irish luck能苦中作樂之說.

事實上,愛爾蘭人的歷史充滿了血淚. 愛爾蘭人的初祖是經由蘇格蘭南下的維京Vikings人, 說的是Gaelic基力語. 八百年前因長期內亂, 英人乘機入侵殖民控制了整個愛爾蘭島, 把它瓜分給十多個王侯貴族, 愛爾蘭人從此淪為次等公民, 不能擁有土地, 只能向英國王侯地主租地耕植. 又禁制基力語只許用英語,這當然引來愛爾蘭人的強烈不滿, 八百年來抗爭不斷, 三百多年前英國又強迫愛爾蘭人放棄傳統天主教改信英國新教, 火上加油政治加宗教把糾紛更複雜化.

貧窮的愛爾蘭人向來只能以馬玲薯為主食, 谷麥等高級五谷皆運往英國上貢,1840至43年馬玲薯患上霉菌毒, 一連三年失收, 但谷麥一樣要照常運回英倫, 引發了三年大饑荒, 人口因死亡及外逃流失一半, 由八百万減剩四百万人. 是愛爾蘭史上的最大悲劇.

很多貧病的人在乘船移民美加時病死在船上, 因而那些擠擁超載的船都被稱為棺材船.被迫離家求生的悲劇產生了很多動人的故事與歌曲, 灸膾人口的Danny boy<丹尼我兒>是父親送別遠行兒子, 叮囑他回來時要到墳上上花安慰亡靈.Fare thee well love<再會了我的愛>訢說愛人離別, 日月無光之痛, 皆催人淚下. 詩人Yeats葉慈與作家James Joyce喬‧伊期, 都是文學界殿堂級人物.

經過多年的流血爭取, 一九四九年南愛爾蘭終於擺脫英人控制而獨立為愛爾蘭共和國. 北愛爾蘭則繼續受控於英倫. 北愛六個郡中四個屬英國新教教區, 兩個屬天主教教區. 天主教區受到很大的歧視, 如信徒不能擁有物業,沒投票選舉杈等, 這當然又是暴動反抗的根源. 雖經多次協商后情況有所改進, 但要和諧共存則還有待努力.

半立

大饑荒紀念群雕像. 都柏林

越過鴻溝, 和解有望 Londonderry 倫敦得利,北愛爾蘭

愛爾蘭共和國獨立紀念像. 都柏林, 愛爾蘭共和國

暴動留下的彈孔,都柏林

政治鬥爭壁畫 Londonderry 倫敦得利. 北愛爾蘭

愛爾蘭共和國英文與基力語為法定語文. 北愛爾蘭則只准用英文.

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

愧對先烈

October 14, 2012

法國面對英倫海峽的Normandy諾曼第海岸長達二百英里,1944年6月6日D-Day盟軍反攻歐陸, 由其

中一段五十英里的數個灘頭登岸, 這個花了數年時間計劃周詳的歷史上最大的軍事行動

可惜由於人算不如天算碰上惡劣天氣, 波濤洶湧以至很多登陸艇扁離了目標, 海陸空軍

亦未能如期有效互相配合支援作戰,以致事倍功半, 引致盟軍傷亡重大.

美軍登陸地點編號為Omaha Beach奧馬哈灘頭, 戰后法國政府把灘旁172畝地送給美軍作

為永久墓地, 歸美國政府管理. 在這裡共埋葬了9387個美兵, 其平均年齡只有廿四歲.

墓地莊嚴而肅穆, 在停車場經過數排被剪去上半截,代表年輕未有机會成長的生命的常

青樹後, 映眼便是排列整齊一望無際的墓碑, 墓碑雖靜靜地排立著, 卻好像在發出大音無

聲的巨響,給人帶來一種強烈的震撼, 以至有透不過氣的壓抑感.

我漫步其中, 看到不少只有十六, 七 歲的青年墓碑, 竟悲傷不能自禁, 以至老淚淋漓.

對我這閱盡人間百態, 早已心如止水,無半點激情可言的老叟, 實為不可思議之事.

我既對年輕早逝的生命深感悲哀惋惜,同時又深深感激他們為民主自由作出無私的終極

犧牲, 試想如果沒有他們用寶貴的生命為世界打敗納綷極權,給歐美民眾帶來民主與自

由空間, 那麼我們這些逃避中共暴政的中國難民又怎能覓得避難所, 在歐美得以過著幸

福自由的生活呢? 我們現在坐享其成, 可曾有一絲感激之心?

最使我感到強烈內疚的, 是想起以前有民運人士請我參與示威, 我總以國內有親友, 不

便出面, 遇募捐則以經濟拮据, 而一毛不拔. 並因能找到藉口一一推擋而自嗚得意.

現在面對這班沉靜的勇士, 突感自愧形穢, 羞愧得無地自容, 真是無顏面對先烈. 只得急急

腳逃離墓園, 不敢回望.

半立

 

 

 

ImageImage

圖一, 一望無盡的墓碑

圖ニ, 某團体正作追思會

圖三, 平頂的樹木代表被腰斬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