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4

繪畫六法

June 27, 2014

南齊謝赫繪畫六法:「畫有六法:一曰氣韻生動,二曰骨法用筆,三曰應物象形,四曰隨類賦彩,五曰經營位置,六曰傳模移寫.」

我認為氣韻生動是繪畫之最高境界, 傳模移寫是初階入门功夫, 所以從學習繪畫的角度看, 應是:一曰傳模移寫, 二曰經營位置, 三曰隨類賦彩, 四曰應物象形, 五曰骨法用筆, 六曰氣韻生動.
半立, 一九七三年.

Advertisements

六四與寬恕

June 2, 2014

六四廿五週年前, 前北京学運領袖柴玲發表了她的寬恕論, 要以基督精神寬恕六四屠城的劊子手李鵬及鄧小平等人, 引起很大的回應, 帶來一片指責之声. 我覺得這有点不公平, 因 作為一个虔誠的基督徒, 柴玲的觀点是有理可循的.
耶穌在十字架上臨死前, 對迫害他的人說: 主阿,愿諒他們, 因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他這種寬大,不記仇的寬恕與博愛精神, 感動了後世億万人, 成了基督徒.
柴玲是要以同一的精神, 寬恕屠城的罪人.
問題是舊約又多次指出, 只有已悔改認罪的人才能被赦罪得到上帝的寬恕. 從上帝的角度看, 李鵬及鄧小平等人都從未認錯, 又怎可得到寬恕赦罪呢?
新舊約教義前後茅盾, 害得柴玲成了夾心人.

又有人指出柴玲不應把世俗事物與属灵信仰合為一談,

但聖經最主要的經文, 信徒們早上醒來, 吃三餐前, 晚上上床前, 日常任何集会, 礼拜聚会前必唸的主禱文說… 願祢的國降臨, 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作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每時每刻, 一言一行都應以身作則, 身体力行把上帝的國度, 旨意,實踐於地上世俗現實生活中, 實現救世的理想. 不然你就不是个真正的信徙.
所以把世俗與属灵的融合為一, 是所有上帝信徒的責任與承担.
當然耶穌又說: 上帝的歸上帝, 凱撤(帝王) 的歸凱撤. 要人把世俗與属灵的分開處理..
教義的前後茅盾, 害得柴玲再次兩面不是人.

這引起我對中華文化中儒道佛三大支柱對寬恕有何論述之兴趣.
我查遍了論語, 只有兩句是有關寬恕的;
里仁第四,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衛靈公第十五,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可見恕在孔子心目中有極重要的地位, 成了他終身踐行之指標.
但可惜此兩短句不免使人覺得有点粗疏之感, 恕是無條件的嗎? 還是應有附帶條件的? 不然他說; 以德報怨, 何以報德? 又怎觧釋呢?
難怪黑格爾指論語只是一些智慧格言, 算不上是嚴謹的学術思想. 又說中囯文化處於少年期, 有待發展. 但中国人卻說半部論語治天下, 怪哉.
孔子的<以德報怨, 何以報德>其實甚合情理.民間的<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有仇不報非君子> 的意念不知是怎樣形成的? 為何對寬恕卻無相似的成語? 一个只着重報仇, 不着重寬恕的社会,是否一個健康的社会?

道德經主要在論述自然界道的體與用, 對人世間的恩怨情仇, 隻字不提.

佛学的慈悲觀比寬恕又更上層樓, 因有寬恕即有對錯, 我對你錯所以我要寬恕你, 這便落入兩元對立的人我執, 佛者所不為也. <苦海慈航,同体大悲>才是他們的使命.
但現實中這種超和平的理念使印度佛教在一千年前遭到回教皇朝的滅絕式屠剎, 佛教幾乎從此消失於印度.
現實與理想, 实不易平衡.
半立